宝鸡新星流浪儿童援助中心

在线咨询
微信

微信扫一扫

长按二维码关注微信加好友

儿童故事之我是“特种兵”

发布时间:2018-01-22 16:07

          我们所在的城市虽热闹繁华,高楼林立,但在大街小巷也偶尔能看到衣衫褴褛的乞讨者和蓬头垢面的流浪者,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加入了宝鸡新星流浪儿童援助中心工作团队,致力为流浪、困境儿童提供援助服务。虽然入职时间不长,但是我喜欢这份工作,心中只是想尽心尽力的帮助每一个需要帮助的孩子,工作中也会有一些个案故事使我难忘,请大家随我一起去看看这个故事吧!

        正值盛夏,天气炎热,警察同志送来了一名特殊的儿童,为什么说特殊呢?因为从他的穿着打扮上看并不像在外流浪的儿童,倒很像是某部队的特种兵。

       黑麦(化名),17岁,男,小平头,皮肤黝黑,剑眉大眼,从头到脚一身迷彩服,制式靴子,背包,手套。市面上也不多见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部队上的人。

        事实上,通过我们的了解,他因家庭破裂,导致无人照管而流落在外,随身携带的还有派出所开具的户籍信息。我们以谈心式的沟通了解他的经历。让人啼笑皆非的是,这孩子称自己是狼牙特种部队的人,之前在南京服役,此次是去昆明执行任务时候丢失了证件和财物,所以才到救助站,昆明站把他送到宝鸡,现在要去兰州报告任务,并表示不能透露其它的信息。顺着他的思路和话语与他沟通,孩子越说越起劲,说自己2岁去了少林寺,学习武艺,之后在外国念书,没有在中国上过学,去过缅甸和泰国。他称自己22岁,自己的户籍是因为任务需要上级给他安排的身份。


       听完他的故事,并没有当即拆穿他的谎言,只是投其所好告诉他,称自己也是一名兵器爱好者,讲了一些部队的故事和知识,比如说核武器和第二炮兵导弹部队等等,黑麦越听越入迷,关系慢慢熟络,后来逐渐信任我们,这才承认自己不是部队的人,请老师们原谅他。

       接下来社工对黑麦进行社会调查,黑麦暂住中心。中心负责照顾其生活起居,小伙子很健谈,和谁都能聊上两句,一次中午吃饭,问他为什么会假装特种兵呢,他说,小时候在村里和小伙伴玩警察抓小偷,一直以为警察就是最厉害的人,但是有一次听人说,特种部队才是最厉害的,从那时起就对特种部队的事情十分着迷,他看过王宝强演的《士兵突击》,还看过《我是特种兵》。汶川地震的时候,电视播解放军救人的故事,他就也想做一名解放军,并且要当解放军里面最厉害的特种兵。他想当兵,便到处打听怎么当兵,部队征兵他去过,但因为他背后有一块小时候玩耍留下的伤疤,当不成兵了,他哭了好几天。然而他并未放弃,自己训练自己,让自己成为一名“特种兵”。身上的迷彩服是在外流浪的时候,一个好心人听了他的故事送给他的,帮助他圆了他的特种兵之梦。


            他太喜欢这身衣服了,即使夏日炎炎也不愿脱下来,睡觉也是要盖在身上。穿上这身军装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,不管遇到任何的艰难险阻,都会像一个战士一样战胜一切困难,也可以保护自己,坏蛋见了他就跑。

说到这里,中心老师告诫他:穿迷彩服可以,但不可以假装军人招摇撞骗,是违法行为,黑麦当即保证,绝对不会再骗人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黑麦说,这次来救助站也是无奈,外出流浪多年,碾转到了昆明,找了一家餐厅刷盘子打工,因为老板经常克扣他工资,索性就不干了,身上的钱花光了,只好向警察求助。

        在中心,黑麦最喜欢的就是在图书室借有关军事的书籍,一看就是一天,有不认识的字会请教老师们,遇到感兴趣的地方还会自己记录在笔记本上,中心的老师们也很喜欢和他聊天,虽然短短几天,但是老师们对他也有了初步的了解,孩子本性不坏,中心老师对他好,他也知道回报,会帮助中心老师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

       谈及家庭,黑麦只有模糊的印象,家人叫什么也记不清楚了,只是说自己家里有一个年老的爷爷,母亲被父亲给卖了,没人管自己,饿了就问别人要点吃的,已经很久没回过家了,也不知道家里人还在不在,更不知道家里的联系方式。问他以后有什么打算,他说准备回家看看,然后再找份工作。

     黑麦已年满16岁,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,老师和黑麦沟通后,他表示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,中心帮他买了回家车票,准备了路上的餐食,老师护送他登上返家的列车。 临行前,留给他中心的联系方式,如果碰到困难可以寻求帮助,黑麦给老师们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,以表达这段时间对他的照顾和感谢之意。

     他是一个为了梦想坚持不懈、努力,积极向上的孩子,我们也愿他以后的人生能像太阳一样,照亮未来的路。



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

© 宝鸡新星流浪儿童援助中心    陕ICP备16017036号    技术支持: 竹子建站